德州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春日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25:46 编辑:笔名

刘如贵一来就想起那个春天。那个春天阳光很好。刘如贵一想起那个春天,就闻见一股甜腥味。略甜带腥的一种味道。甜腥的味道扑鼻而来,沁人心底。  在那个春天,谁家的蜜蜂嗡嗡嘤嘤满院子里飞。院子里弥漫着浓郁的甜丝丝的味道。春日阳光热烈地辉耀着。小小蜜蜂的翅翼在阳光里一闪一闪的。一只蜜蜂悠悠然打刘如贵面前经过。刘如贵想都不曾多想,扬起巴掌往下一击,蜜蜂猝然坠地,急待翻飞,刘如贵赶上去一脚,一碾,结束了这个小小生命。瞅着蜜蜂那血肉模糊不成形状的小小躯体,刘如贵心头一动。于是,刘如贵开始一只一只扼杀它们的生命。看着一个个小小生灵被他捕获,被他分解尸体,他心里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刘如贵醉心于这种扼杀行为中了。他开始计数。看一个小时能够消灭多少只蜜蜂。刘如贵忙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忘记了一切。  十几年以后,刘如贵还能够清楚地记起当时的情景。一个18岁的高中毕业生,与小小蜜蜂展开那样惊心动魄的殊死搏斗,刘如贵从心里感着了好笑。但是,说老实话,他能够理解。并且,他相信,并没有多少人能够完成这种理解。  在那个春天,刘如贵接连许多日子向那群熙熙攘攘的蜜蜂展开进攻。向蜜蜂进攻并不难而且很开心。刘如贵手持一根柳条。柳条细细的,梢儿尖尖的,像一根鞭子。刘如贵用这根鞭子,照准飞来飞去或栖息在什么地方上的蜜蜂啪啪抽打。蜜蜂往往应声落地,悲惨而可笑地蜷缩成一团,再舒展开,死去。有的还要陀螺似的打转。刘如贵现在已经来不及理睬它们,因为眼前还有嗡嗡嘤嘤忙忙碌碌的许许多多蜜蜂。刘如贵连续不断地甩着柳条,蜜蜂尸体在他脚下很快就横七竖八布满密密麻麻一层。刘如贵抽动着嘴唇,竭力把开心的大笑堵回咽喉。他想强者对弱者实施打击,实在是太有道理了。起码能够证明你是如何强大,从而增强生活的信心。其次使生活妙趣横生,回味无穷。刘如贵很快就满头大汗浑身燥热。那时正是暖春时节,太阳的热烈和对蜜蜂的作战,使只穿薄毛背心的刘如贵想起来应该休息一会儿。  刘如贵就坐在院子台阶上。歇着的当儿,他不禁深深地感到了一种悲哀。他盼望蜜蜂们来复仇。他想他消灭了成千上万只蜜蜂了,为什么蜜蜂们就不来复仇呢?  面对强者(?)的挑衅,弱者(?)永远是弱者。刘如贵在心里一次又一次地想。究竟他刘如贵是强者还是弱者?他不愿意再深想下去。他强使自己的思想保持在一个平面上。无论对于他还是对于别人,深想绝没有用处。而那些鬼念头仿佛敌军攻占山头,小心翼翼的,东张西望着,拥拥挤挤进逼而来。刘如贵绝望地闭了闭眼睛,彻底打消了再休息下去的念头,举起柳条,继续向蜜蜂宣战。无辜的蜜蜂惊慌失措,纷纷毙命。刘如贵不容自己多喘几口气,一鼓作气挥动柳条。刘如贵把自己高得筋疲力尽,伏在窗台下面的石灰台阶上昏昏睡去。  事隔多年,当刘如贵试着解析自己时,他很容易就记起了这个春天。这个春天热烈的阳光,以及那种略甜带腥的味道,对于他来说,恍若昨天……  在那个春天,刘如贵把蜜蜂杀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刘如贵能睹。刘如贵故意睁大眼睛,看不曾死去的蜜蜂怎样痛苦地在地上打转,看蜜蜂肚腹拖泥带水稀烂一堆以后小细腿如何绝望地一蹬一蹬……目睹此情此景,刘如贵脸上毫无表情。刘如贵心里异常平静。刘如贵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原先的自己了。  在那个春天,在那些日子里,夜里做梦,刘如贵都梦到蜜蜂,梦到那些小小生灵的无足轻重,生死只在那一瞬……  如今,刘如贵想起这些,并不为那些冤死的小生灵们抱屈。刘如贵觉得自己的心简直就不是肉做的,非铁即木,反正没有温度了。有温度没温度,刘如贵已经无暇顾及。这个世界上,本没有多少事能够说清是应该还是不应该。没人说得清的。他刘如贵没有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同别人没有理由为他们的行为负责一样。  刘如贵想着那个并不算遥远的春天,想着那热烈的阳光,想着那种甜腥的味道,心静如水。 共 15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得了前列腺脓肿不能吃的食物有那些
昆明医院治癫痫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上一篇:放不下的执念

下一篇:沂蒙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