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西风征文麻将汉过年冬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10:49 编辑:笔名

"吃饭吧,不吃,扣咧!"一碗饺子被翻在地。这故事真逗,风一样在四乡传开。  麻将汉郭老六近一直泡在麻将桌上,输输赢赢地一定要跑下四圈才肯暂停。甚至多次影响到去厕所。他这人有个毛病,膀胱小夹不住尿,有几次他因为小解着急,甚至容不等解开裤腰带,就把裤子淋个透湿,这在本乡的麻友中被当做笑料。  有一次郭老六的老毛病又犯了,下身被尿液津透,湿淋淋的。他羞得再回到麻桌前,赶紧回家。回家后腥臊难闻,被老婆发现后一顿数落连带笤帚疙瘩臭揍,平时他还爱挣扎还手,那次他没敢反抗,因为老婆抄起的不仅是扫炕笤帚,外加一把中型的擀面杖,这玩意是真家伙,倘要真得激火,老婆这坏脾气要是发作,肯定够他喝一壶的。  这郭老六虽然嗜赌如命,但是他这人头脑灵活,尤其是不和老婆较真,老婆脾气暴,动不动就连打再衔毛的,不和女人一般见识倒成了郭老六的圣经宝卷,由于他能看出事情的门道,所以往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赌钱排麻将板的嗜好没有被老婆取消,并且在冬天农闲时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这次郭老六更是知趣,自己玩麻将上瘾尿湿了裤子,本来够丢人了,要是再和老婆争个长短,被人知道更是不长脸的事情。于是给老婆连陪笑脸,说自己身上的腥臊,是在不经意间抱了邻居家的小孙子,这孙子老和尚不识撒,把自己的裤子当了尿布。小孙子的尿,不是太腥臊的,老婆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她虽然恼怒,但看到郭老六把自己骂成了孙子,扑哧一声笑了,之后脸上的怒容也随之烟消云散。  可人总有过不去的坎,大概初一、十五这天时是犯条科的日子。麻将汉郭老六在大年初一早上,还是犯了条科,又挨了一顿婆娘的臭揍,这婆娘也是真的厉害,大过年的还在给男人使用家庭暴力,你说这晦气不?可这顿臭揍真不怪别人,自找的!儿子好心好意地给端来饺子,想叫老子在被窝头上吃,却无端被这个麻将迷给扣了!  三十晚上,在村里光棍汉麻五家玩了一夜麻将的郭老六,迷迷登登回到自己的家门,小心地用钥匙打开屋门,没敢惊动老婆和家人,自己钻进被窝就进入了梦乡。今天他手气好,赢钱了,虽说是赌得不大,但牌兴,打的也很刁,赢的钱足够买一百支冰糖葫芦。他心里高兴,梦中竟笑出了声。这美梦实在是甜得很,笑声把身边的老婆都吵醒了,令这个见他就来三分气的老婆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以为他回家的路上招了邪,笑死鬼附体了。老婆隔着被窝,没好气地使劲蹬了他一腿,这笑声终于停了下来。  早上起五更,鞭炮声齐响,一家人在等他下厨煮饺子。儿子见他睡的正香,不愿惊动父亲,决定自己下厨烧火做饭,因为这一天的早上煮饺子的事,不应该由女主人去做。这是迷信的老传统,这一天要解放“锅台转”,还女人一个清闲。一年就这一天不该做饭,那是女人骄傲的日子。  儿子很乖巧,厨艺还不错,不大一会功夫,饺子煮熟了,大家开始围聚在饭桌前过大年。十五岁的儿子要给爸妈磕头拜年,妈妈已经梳洗打扮完毕,看着懂事的儿子和煮的火候合适的饺子,心里美滋滋的。儿子长大了,连这大年初一的饺子,都能在自己不支配下给煮好了。比他爸这个懒汉不中用的东西强多了。这臭男人除了在麻将桌上打牌,就知道回家后囚自己的被窝学爬猪,半夜三更也不叫人消停。今天晚上他到是没钻自己的被窝,等了半宿老是不回家,也不知啥时候回来的,怎么还赖在炕上不起呢!  外面的鞭炮声响彻云霄,此起彼伏,连成一片,大年初一起五更,爆竹声声天地鸣,家家户户图喜庆早起,拉鞭放炮吃饺子拜年,祖辈传流的习惯。  过年不让叫人早起,这也是迷信的说法,过年叫人早起,那证明被叫的人就是懒女懒汉,不会居家过日子。为图个吉庆,大年初一早上是不叫人早起的,但是有个规矩,被鞭炮声吵醒后赶紧起床,那叫起五更,看谁起得早!预示谁在来年勤快,不睡懒觉。  儿子见老子还不醒,又想在吃饺子前给爸妈拜年磕头,看来必须把老子叫醒。于是他走到爸爸的被窝边,对爸爸的耳朵轻声喊:  “爸爸该吃饺子了,煮熟了。”  这郭老六在迷迷瞪瞪中还给儿子摆谱:“端来,来一大碗!”  郭老六的老婆看着儿子低三下气的样子正想发火,又听到男人这不争气的东西要在被窝头上吃饺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顺手从床边抄起男人一只臭棉鞋,正想一把掀起被窝,给这个不煮饺子还要条件的男人来两下,却看到儿子真的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  女人压了压心中的怒气,也是的,这大过年的,自己可不能在儿子面前乱来,免得孩子看了心里不舒坦。爱咋咋地吧!由着这臭男人的性子吧!被窝里吃饺子,过了初一再给他算账。  “爸爸,吃吧,刚盛来的,爸爸,快吃吧!”  儿子把碗递到郭老六跟前,郭老六迷迷瞪瞪地接过来,谁知他竟然认为自己还在麻将桌上打着牌,只见他端碗在手,嘴里念念有词:  “这是谁打的,真他妈扫兴,谁爱吃谁吃!我不吃,等着胡。”  儿子和妈妈面面相觑,之后如梦初醒,不禁都笑出声来。一个是觉得好玩,一个是气的肚里再也憋不住了。  接着又听见郭老六发出一阵怪叫:  “他妈的,你们吃呀,吃呀!反正我不吃,老子要扣了!不吃,扣了!”  这声音异常的大,还带着气势汹汹的架势。随后,端在郭老六手中的大腕饺子,被他的手腕一翻,使劲扣摔倒地板上……  这初一的大碗饺子,被迷迷瞪瞪地郭老六当成了手中的麻将板……  一声不太清脆的碎碗声和噗嗤声传遍整个房间,蓝花碗和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被重重地砸在地板上,地板上开始冒出了一片热气。  他老婆抓着那只还没有放下的棉鞋,扭曲了那秀气的面容,片刻后麻利地掀开男人的被窝,把光腚睡觉的男人浑身暴露在她的棉鞋下……  叭、叭、叭……  外面想起了儿子拉鞭放炮声。儿子对梦中还在打麻将的爸爸很不待见,于是拿起事先准备好的那挂鞭到院里点燃了。  啪、啪、啪……  屋里同时传出棉鞋底子与光腚处皮肉撞击亲吻的响声,好不热烈。  屋外的脆响声,屋里的钝响声,和着男人的叫喊声,女人的呵斥声,儿子的求情声,还有间断的男人讨饶声,这一切搅合在一起,一个春节交响曲由此诞生,新的一年就这样在热热闹闹中拉开了序幕……  真得,过年好热闹,热闹之后的饭桌上,一家人面带复杂的表情,儿子给爸妈磕头拜年,大家吃着喷香的饺子,同喜同贺新春佳节的到来!   共 24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羊角疯病哪个医院权威

上一篇:你一定要幸福

下一篇:至圣先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