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万古邪帝 第475章 君臣牢话 交心

发布时间:2020-01-17 01:05:39 编辑:笔名

万古邪帝 第475章 君臣牢话 交心

神韶的到来,让邪天很是意外。文学』『』

是以见到这可敬的身影后,全身枷锁的邪天,立马单膝跪迎。

“起来。”

神韶扫了眼邪天所在的囚房,走到以草为的位置坐下,朝邪天招了招手。

“坐朕身旁。”

邪天想了想,领命坐下。

“你怎么想的”

邪天疑惑,神韶笑指越州方向。

“一言难尽。”邪天苦笑摇头,晃得锁链直响,犹如他此刻的紊乱心境。

神韶微笑:“朕今日有暇,听你慢慢说。”

邪天想了半天,也不知如何道出本体突然爆,引得体宗震动的原因,只得再次苦笑叹道:“回陛下,还真是一言难尽。”

“是为美人”

邪天闻言有些局促,想了想,现这原因有些不确切,便摇了摇头。

“那就是为恩了。”

“恩”

神韶颔,笑道:“朕知道你的为人,别人对你滴水之恩,你会涌泉相报”

神皇的夸奖让邪天微惭,就在此时,神韶又接着说道:“正如有人欲杀你,哪怕只是个念头,你也会先杀了对方。”

邪天心中一凛,沉默良久,随后抬头认真道:“有些人,我不会。”

“哦”神韶乐了,笑问道,“比如”

“比如幽小婵,比如体宗之人。”

神韶点点头:“虽有阴差阳错之嫌,但幽小婵与体宗对你确有大恩,所以你想告诉朕,但凡对你有恩的,你不会杀”

邪天点头。

“那朕的皇子欲杀你,你会如何”

邪天心脏狂跳,他万万没想到,神韶会对自己如此了解,更想不到神韶会如此直接了当。

“我会逃。”

“若皇子不满,九州追杀于你呢”

邪天不语。

神韶眸中笑意愈浓郁,扬了扬下巴:“说。”

“没人能杀死我。”

强如神韶,都被邪天的大话弄得怔住,因为这话,连他都不敢说。

“你有此自信”

邪天认真道:“只要时间足够。”

“哈”神韶大笑不止。

邪天见状,心头微松口气,他实在不想就此话题,与对自己有莫大恩情的神韶再说下去。

“小滑头,朕很好糊弄么”

邪天的变化,哪儿能瞒得住神韶,他笑骂道:“赶紧回答朕,邢焉带着刑令就在来的路上,若朕一走,邢焉即便走得再慢,你也只有半个时辰,这点儿时间,不够你逆天逃出朕的死牢。”

此话一出,邪天才彻底懂了神韶的来意,神皇并不是来对他旁敲侧击的,而是要一个无比确切的答案

生此事后,如何与神韶血脉相处的答案。

邪天闭上双眸,荡除心头惧意,沉思了足足一刻钟,方才睁开双眸,静静道:“陛下,若属下忍不住了,一定会出手。”

神韶笑容渐敛。

“这就是你的答案”

“是。”

“你不怕朕”

“不怕。”

神韶脸色微冷。

邪天道:“只敬。”

“这是马屁么”

邪天彻底平静下来,想了想:“这是属下人生头一次拍马屁。”

神韶终于绷不住冷脸,笑了起来:“这也是朕这一生,听过的短的马屁,哈哈”

邪天却笑不出来,因为神皇的笑声里,并无多少笑意。

“你就如此自信,能杀朕的后代”

神韶伸出右手,开始掰指头:“神朝国运,中州州运,死营二、三营,6仙之数你听得如此认真,莫非还真想记下来,日后对付朕的儿子”

邪天有些不好意思:“习惯了。”

“习惯”

“曾经有个皇帝,他的人也这样对我说过。”

“然后呢”

“然后我挨个杀过去。”邪天回忆了一下,又道,“没杀光,杀到他面前去了,不过他没死。”

“没死”

“他疯了。”

神韶点点头:“你这是威胁朕”

邪天摇头,笑了笑:“属下在给陛下讲故事。”

“你的故事”

“是。”

“所以,你只是在记忆,并未想过国运、州运,死营二、三营的强大恐怖,远那什么皇帝的势力”

邪天笑道:“还不到时候想。”

“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有资格去想的时候。”

神韶点点头,叹道:“虽狂,却不妄,像极了当初的邪。”

邪天怔住。

神韶笑骂道:“看什么看,你当朕不知道你的来历”

邪天确实有些紧张,嗓子蠕动了一下,问道:“陛下何以确定”

“在你将朕的小女,掀翻一个屁股墩儿的时候,生死九考,唯邪真正传人方可通关。”

邪天恍然大悟,随后嘴巴微张,愕然道:“那,那女子是”

“神姬,朕的公主。”神韶笑眯眯道,“秋狩中你见过,黑甲,嘭嘭嘭”

“是她”

邪天终于知道为何那一幕如此熟悉,不正是自己当初爬出九考禁地后,九营遮面黑甲临身一幕的重现么

想通这点,邪天如遭雷劈,呆呆看着神韶,他很想开口问一声,我的陛下,您的女儿为何学我

“瞎想什么”神韶气笑,一巴掌拍在邪天脑袋上,“神姬不经世事,看着好玩儿就学了过来,不准说出去”

“喏”

邪天捂着脑袋想笑,而且也笑得出来,却不敢笑。

“话说,你对神姬印象如何”神韶笑眯眯问道。

这下,邪天就不是如遭雷劈了,而是真的被雷劈了。

见邪天双眸睁得前所未有地圆,神韶暗恼自己有些冲动。

“她很好。”

“嗯”

邪天想了想,真挚赞道:“神姬公主很可爱”

“朕的女儿当然可爱”神韶心中滋生一丝紧张,又问道,“怎么个可爱法”

“这个”邪天皱眉想了半天,忽而眼前一亮,“和赵王殿下一样可爱。”

神韶脸都绿了,瓮声道:“你这是夸奖”

“是啊。”邪天理所当然点点头,“他们是我所见特殊的皇子与公主。”

神韶花了半炷香打量邪天,确认邪天是真在夸奖,心头怒意这才消散,想了想,明白了邪天的意思。

“没想到,你看人,是看得这方面。”

邪天点点头:“这点足够了。”

神韶默然良久,复杂地瞥了眼邪天,问出了心头要紧的一问。

“若神皇崩,你如何自处”

邪天瞳孔剧缩

神韶笑了笑:“朕只是打个比方。”

“邪天自当效死,完成陛下遗愿。”

邪天说完,猛地抬头,却没在神韶脸上现一丝异样。

神韶也静静看着邪天。

这话,他三百多年来听了无数人说,邪天在这些人里年纪小,修为,地位卑,说的也不铿锵有力,不掷地有声

他却相信,邪天肯定会效死。

“陛下”

神韶感受到这二字里的隐隐颤抖,温和地摸了下邪天的脑袋,哈哈笑道:“朕也说句大话,没人能杀死朕,你放心了”

“属下相信”

神韶笑了笑,转而问道:“道宫收获如何”

邪天没有丝毫隐瞒,将三本无上道藏说出,神韶瞳孔一缩

“道狂没杀了你”

“归途中,属下曾感应到一丝莫名的生死之危”

神韶哈哈大笑,兴奋道:“你可挖了道宫的心头肉啊,没杀你算道狂他们道心浑圆,说吧,要朕如何赏你”

邪天摇头,认真道:“陛下对邪天恩赏无数,不敢再奢求赏赐。”

“你倒客气,将神珏拿来。”

接过龙形玉珏,神韶神念微动,眸中掠过一丝疲惫,随后递还邪天,嘱咐道:“好好收着,别学神维,动不动就拿出来用。”

邪天心中涌出浓浓感动,却只是点点头,将满腔感激藏于心中。

“朕走了。”神韶走出囚房,拐角时回一笑,“期待你与本体融合之日。”

“恭送陛下”

邪天跪拜送神韶,心头却有些迷糊神韶一语,方自抬头,又看到了邢杀的老爹、军部尚书邢焉一脸呆滞地看着自己。

“你你你,你是邪天”

...

上海六一医院具体地址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地点
北海治疗阳痿医院
淮安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上饶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