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吴宇森为魏德圣站台

发布时间:2019-05-22 08:53:38 编辑:笔名

领取威尼斯电影节终身成就奖时,吴宇森表示自己的电影生涯进入新的阶段。

吴宇森为魏德圣站台。

吴宇森带同妻女到威尼斯领奖。

吴宇森成为威尼斯终身成就金狮奖首位华人导演,但电影节主席马可穆勒爆料,吴宇森早是想推掉成就奖的荣耀,或许是大导演很烦总提当年勇。电影生涯踏入第四个十年,吴宇森要将好莱坞的东西带到中国,除想拍一部心中的作品,还想把自己知道的东西教给新导演,想回归家庭,想培养女儿独当一面。领奖的同时,由他和苏照彬联合执导的《剑雨》也正式全球首映,这部电影的拍摄制作,正见证了他的改变。

传给新人?

《剑雨》是吴宇森作品,苏照彬电影

关于《剑雨》的导演问题,近议论纷纷。包括上月底在内地举行的《剑雨》公开活动,看到了吴宇森也看到余文乐,却看不到苏照彬;有些提到苏照彬时称他为执行导演,更随性一点的,干脆写的是《剑雨》导演吴宇森。清楚电影制作的人为苏照彬不忿:明明他才是导演,因为除了执导女儿有份参演的戏份,吴宇森更多时候是充当监制的角色。为此,有人在微博劝喻吴宇森应该拿出大导演的风度,还苏照彬一个公道。

或许是收到些风声,吴宇森一到威尼斯就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剑雨》的导演是苏照彬。之后又解释自己频繁出现在影片宣传的各个场合,不过是一种商业策略,并无抢风头之意,颇有些让苏照彬放宽心的意思。而在此前接受信息时报专访时,吴宇森也特地就自己在《剑雨》里担任的角色做说明。他说:我非常欣赏苏照彬导演的才华,看了他的剧本非常喜爱,就找投资一起来拍。主要导演工作都是苏照彬在做,我发挥的是监制的作用。比如对剧本提出一些意见,尽量帮他实现很多的想法,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他拍动作戏没经验,我可以把经验教给他。这部戏可以说是吴宇森作品,苏照彬电影。

跟新导演强调电影的世界观

其实从2007年开始,还在为《赤壁》奔忙的吴宇森就为新导演的作品做铺路石。到目前为止,他扶持过或者正在扶持的新导演包括陈奕利(《天堂口》),李巨源(《窈窕绅士》)、苏照彬(《剑雨》)、梁伯坚(《激浪青春》)、魏德圣(《赛德克巴莱》)等等。而每一次电影推广,总能看到吴宇森前来捧场,被一堆围住。这么做,确实为新导演的作品吸引了足够关注度,但又因为吴宇森的光芒却盖过了更应该被了解的新导演们。

但吴宇森并不担心被说好为人师又好出风头,接下来的中国电影都是要看年轻导演的。我们确实有计划帮助一些新导演,因为他们找投资不容易,大陆跟港台都不缺乏有才华的年轻人,他们更需要机会。那么每次辅助新导演时,吴宇森都耳提面命些什么?他迅速地给出了答案:我经常跟他们强调的是一部电影的世界观很重要。不能局限于只拍一部在国内市场叫好,却主动放弃世界性市场的电影。中国电影不缺好的故事,完全可以用一种连外国观众都能感受到好的技巧拍摄出来。我正好对外国市场跟中国市场,都有些了解,非常愿意把这些经验传授给他们。

令吴宇森比较欣慰的是,经过调教的苏照彬执导的《剑雨》目前看起来是具备了到国外行销的能力,他透露电影的海外版权目前已经卖出了五国版权,价钱比他本人的《赤壁》还好。

传给女儿?

为女儿护航,专门执导女儿戏份

《赤壁》之后,吴宇森在内地频频走动,几乎采访过他的人都对他和蔼的态度印象深刻,即便从早上9点直到深夜,都在回答相似的问题,交谈者跟他小孩年纪相仿,这位享誉国际的大导演依旧挂着笑容,且无一丝不耐烦或者流露半点轻视。

不过,吴宇森也有脾气坏的时候,那时他刚出道,但尊重每一个跟自己相处的人,这一个观点从未变过。至于以前拼事业冷落妻儿,吴宇森却很介意,他说:我是一个很顾家的人,会尽量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但他承认对家庭有亏欠:我拍戏时很投入,私下表现得很情绪化。比如拍一个杀手的戏,我回到家也会沉默,家里人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这一点,我很内疚。吴宇森透露,为了弥补,他后来只要不开工或者下班回家,都会煮几道好菜给太太跟小孩吃,看到家人开心自己也很满足。

张艺谋新片《山楂树之恋》,女儿张末在幕后辅助老爸,担任副导演;吴宇森领头的《剑雨》,女儿吴飞霞冲到幕前。对于女儿的选择,吴宇森表现出百分百支持。她喜欢演戏,还想做导演,我尊重她的意见,让她了解做演员的感受,希望对她将来做导演有所帮助。有传吴宇森亲执导筒的《剑雨》戏份,正是千金有份的动作场面。当天吴飞霞不过是吊钢丝,吴宇森在现场跟武行千叮万嘱,还一度不敢看,额头全冒汗,实在不像拍过无数惊险场面的大导演。吴宇森强调更希望女儿能在他影响力之外独立发展,我有两个女儿跟一个儿子,从开始读书时,我就关照他们,不要说是某某人的小孩,不要说他们的父亲是谁。他们都蛮争气的。

吴宇森说女儿做了自己8年的贴身助理,还是一名情绪灭火员。每当他在片场不如意想发脾气时,女儿就在旁边安抚,爸爸不要发脾气啦,不要这样啦,吴宇森说很快气都消了。

传到内地?

要以西方的技术做中国的元素

老搭档张家振对吴宇森的艺术生涯有个四个时期的说法:个十年是独自摸索的低潮期;第二个十年是《英雄本色》为代表的上世纪80年代,他的暴力美学风格成熟期;90年代是在好莱坞奋斗的十年;而《赤壁》之后,吴宇森开始了在内地的又一个十年电影时期。

对于回归内地,吴宇森说触动来自5年前,当时他在内地拍摄《赤壁》,许多年轻人很热情想跟他学习从好莱坞带回的新技术和仪器,这让他受到很大震撼,而这几年中国电影蓬勃发展,票房产值将超过百亿的预期,更让他坚信以西方新的技术做中国的元素是一个可行的计划。不过他说重心移向内地不代表放弃好莱坞,我在好莱坞拍了16年电影,学到很多东西,我想把这些东西带回中国,在我们文化里有很多美丽的故事,人们只认识中国功夫,但那只是中国文化的一小部分。不过这并非意味着我放弃好莱坞事业,只是我目前想做些不同的规划。

将在内地迎接事业新挑战的吴宇森头个大项目是下月开始选角的电影《飞虎英雄》,他概括这会是一个结合中美式打斗的动作片;鉴于《剑雨》是苏照彬的,吴宇森接下来要拍一个属于自己的武侠片,但要探讨内涵很深刻的哲学问题。其他工作计划还包括重现法国大师梅维尔的经典电影《红圈》(又译《血环》),以及重拍以前的经典作品《喋血双雄》。相比其他一些拿终身成就奖的高龄演艺圈人士,64岁的吴宇森曾这样说拿奖感受,我是有点老了,但是我在创作方面还很年轻,我还在不断学习。相信这能够解释,为何他把接下来的工作排得如此之密了。

小偷竟然不喜欢iPhone了
巨人手游三千万签约4399 代理《国民足球》
法官裁决索要Facebook股权男子须面临讹诈指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