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艳花高树重彩画家祝大年

2018-12-17 10:03:33
艳花高树——重彩画家祝大年 看祝大年彩画展,令我吃惊。

他绘写——不如说塑造了一簇簇向日葵、百合花、芍药、大理菊……花靠媚态求生,正如许多人间女子,而祝大年的花全无媚态。

作者一笔一划勾画出每个瓣,瓣上的转折倾斜,树叶的舒展卷缩,似乎都有关民族民情,他丝毫不肯放松,怕丧失了职守。

“一枝一叶总关情”,祝大年虽低于郑板桥的芝麻官,却同郑板桥一般关注一枝一叶,这何尝不是牵连着民间疾苦的一枝一叶,作者品质的一枝一叶。

犹如袁隆平,祝大年获益于艺术品种的杂交,他层层染色,极尽花卉华丽之能事,但这华丽展现的并非轻盈可掬,使人于欢乐中感受愁思。

朴实之美,苦涩之美,人生之大美,生命之回归。

花如是,苍松更曲腰驼背,背负人世之重;高树参天,寰宇无边,人兮人兮奈若何。

…… 祝大年画花,却厌恶拈花惹草,他想表现的是宇宙精神。

他在首都机场留下了巨幅壁画《森林之歌》,宽银幕式展开西双版纳的榕树之族,民族的花园,令看画的观众顿觉自己缩小了许多,艺术大于生命。

他的《玉兰花开》繁花竞放,如满天星斗,笼罩大千世界,几只黄莺隐于花丛,生命卫护了生命。

细看一花一蕾,笔笔铁划银钩,真逼真切口吐鲜血!放弃一波三折,漠视泼墨、飞白,顽强的祝大年逾越了传统,他是传统的强者,徐熙、黄荃、吕纪均无缘见祝大年,若天赐一面,古代的大师们当会低头刮目而视。

他们更将惊呼这个画民间大俗的画家,应登中华民族的大雅之堂……祝大年去矣,后继者嚷嚷在传统基础上创新,又有几个吃得了祝大年的苦,祝大年从日出工作到日落,从日落画到掌灯,一意孤行,不求闻达,不自我标榜。

他以身家性命创造了今天人们望尘莫及的作品,人们已只能泪眼相送他远去的背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