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李阳老婆携爱女谈家暴含泪否认借挨打炒作图

2018-10-26 13:49:20

李阳老婆携爱女谈家暴 含泪否认借挨打炒作(图)

“遇到家暴,要大声地说出来。”昨天,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的夫人Kim在反家暴研讨会上,用自己的经历告诉遭受家暴的女性,不要沉默。

今天是国际反家庭暴力日。昨天下午,因家暴事件而被关注的Kim带女儿一起来到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讲述了自己受到家暴后的无奈、害怕和担心。

“我的女儿们长大后也会成为别人的妻子,为了教她们学会保护自己,我要大声地说出来。”她说。

如今,已经走出家暴阴影的她很开朗健谈,虽然回忆起自己遭遇家暴的时候,几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但是Kim表现得很坚强。会后,她接受了本报的专访。

现场

伤已痊愈 坚强谈论家暴话题

去往红枫中心的路上,偶遇Kim,她很热情地和打招呼,脸上露出微笑。

交谈不时被她爽朗的笑声打断,眼前这个脸色红润、神采奕奕的女子让人无法和3个多月前那个无助、害怕的人联系到一起。

和Kim一起前来的,还有她的大女儿。“她今天没有课,所以想跟我一起来,是她自己主动要求的。”Kim说,她的女儿们都知道她现在在做反对家暴的事,而且都很支持她。

次面对这么多的媒体,Kim兴奋中带着一点紧张。她说,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在媒体面前讲这件事情,为了让自己接受采访时表现得专业一些,她还专门看了李阳之前接受各家媒体采访的视频。

入座之前,Kim脱掉了大衣,露出红色连衣裙。几个月之前受伤的地方都已经痊愈。被发现腿上有些淤青,Kim笑着解释说,是自己不小心撞的,大家太敏感了。

虽然不愿谈起自己家暴的细节,甚至在说到遭受李阳施暴的时候,几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但Kim表现得很坚强,眼泪只是在眼眶里打转,并没有落下。

因为她知道,女儿就坐在前面看着她,她要表现得更加独立和坚强,这样才能给女儿增加正面的能量。

对话

回顾

“我没想通过这个事出名”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次家暴以后,你为什么没有说出来?

Kim:因为他道歉了,并带我去医院,希望我不要提出离婚,因为要考虑三个孩子等等。

FW:后来为什么又公开了?

Kim:我记得,当时我抱着3岁的孩子站在派出所的门口,犹豫了整整10分钟。可是我还是进去了,警察安慰我并打给李阳,但李阳不接。

但是我需要他来面对,这样才能解决。李阳平时很喜欢更新他自己的微博,所以我选择了微博,希望引起他的重视。

FW:事情被公开以后你有料想到这样突然的“出名”吗?

Kim:我没想要通过这个事出名,虽然我现在已经出名了。但李阳不一样,他打算借着这次的事情将他的事业再做一个提高。我真的不想这样,我不想让更多的人认识我的家庭,但既然现在已经出名了,我就站出来,借这个机会希望社会更好地认识家暴问题。

-感受

“孩子受到伤害我很难过”

FW:在这件事情上,孩子的心理也受到了伤害。李阳在打你的时候,她们有看见吗?

Kim:老三见到过几次,的孩子也见过一次。还有几次,虽然孩子们没有亲眼看到,但见到我身上有伤,孩子们就明白了,她们偷偷地哭。还有一次,李阳在打我的时候,老三一边哭一边拉着李阳喊“不要打妈妈了”,孩子的哭声也让李阳震撼到了,很快就停止了。之后,老三对我说,妈妈我救了你的命。

FW:李阳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说过“孩子是实验品”,孩子们知道吗?

Kim:孩子们平时不看电视,她们不知道李阳说了这样的话。但是通过学校同学的一些谈论,大概有些了解。我只能对孩子们说,你们的父亲现在心生病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你们要相信,他是爱你们的。

孩子去学校的时候,还是会受到同学的欺负,她们会说你看小白鼠来了。这对我的孩子是一种很大的伤害,这让我很难过。

-现状

“离婚的想法不会改变”

FW:初想到离婚了吗?

Kim:一开始没想这么多,提到离婚,我也害怕,不知道未来能去那儿,甚至不知道能否再嫁人。但李阳已经不要这个家了。

FW:法院已经受理了你们的离婚官司,你离婚是为了钱吗?

Kim:财产问题是个问题,但我并没有要求给我多少东西,我一直没想过。他们都说李阳有那么多的房子,但是我觉得我不需要那么多。

我想获得孩子的抚养权。我要说的是,我离婚的想法很坚决,不会改变。

FW:离婚和孩子商量过吗?

Kim:我肯定和她们商量过,她们也都表示理解,因为本来平时和父亲见面的机会也少。孩子们很生李阳的气。尤其是老三,她会在家里的疯狂英语的书上,用黑墨水涂黑他父亲的照片。

FW:你认为起诉对解决家暴有帮助吗?

Kim:起诉对我来说肯定不是的办法,只是的办法。现在诉讼变成了公益诉讼,我也获得了帮助和支持。我希望通过这件事能够帮助更多的受到家暴危害的女人。

FW:离婚后怎么打算?

Kim:我不会选择回美国,我热爱教育事业,希望能够继续当老师教英文。我希望通过自立生活,而不是因为有“李阳夫人”的头衔。就算以后工作忙起来,我也会选择自己照顾孩子,因为我喜欢带孩子。文/ 兰艺云

工业冷油机
诸暨祥生观棠府
公园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