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郭德纲谈春晚夸和骂对我没影响不愿和赵本山

2018-11-06 09:49:27

郭德纲谈春晚:夸和骂对我没影响 不愿和赵本山比

央视《面对面》节目昨天播出了对相声演员郭德纲的采访。郭德纲表示,不论是鼓励还是谩骂,都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自己也不愿意被和赵本山放在一个位置上进行比较。

郭德纲直言,自己在相声行业里呆了几十年,鼓励和谩骂伴随着成长,如同一日三餐。“夸和骂围绕着我每天生活,一丁点影响都没有,”郭德纲说,“相声是说给自己人听的,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他还举了个幽默的例子:“我不爱吃猪下水,但是并不影响小肠陈成为百年老店。但你说我不爱吃,就天天堵着人家门口骂街,人家打了我,是不是我活该?”

他认为,好的相声艺人要适应不同的演出场合,春晚、庙会、慰问、商演都有不同的技巧和表现手法。郭德纲认为,相声走上春晚的舞台,意义大于内容。他透露,《败家子》在直播之前才定稿,而且表演时间很紧张。“节目时间在11点10分多一点,如果多耽误10秒钟,后边的节目就全是问题。现场排坐着一个人,他给我举着时间牌子,我必须赶在17分钟内说完所有东西。这是违反艺术规律的,但在这个舞台上,这是合乎规律。”

“之前我在大连演过多十万人的体育场。体育馆等各个场合都试过了,知道怎么演,唯独春晚舞台我没演过,我要试一试,”郭德纲说,“在这个舞台上演出挺赶时间,下面老有人举着表,我还得想着。而且那天我一边演,一遍自己摘词,不摘词时间不够啊。你既要保证全说完故事,还必须要摘词。嘴不能停,脑子也不能停,随时要想,我把这摘了后边怎么接上。这是一个急智,是考验,演完了很开心。”

谈到相声的普及,郭德纲打了一个比方。“比如说一个人住在贵州山里面,他怎么会知道有个叫郭德纲?他怎么会知道相声还有这种状态?俩人穿大褂搁着一个桌子,桌上有扇子,这叫相声,”他说,“(了解相声和认识我)是一回事。我那天看上评论都乐了。有人说现场都乱了,好多观众喊‘噫’,这是往下轰郭德纲啊,春晚演砸了。其实这是100多年来天津听戏的叫好方式,观众才有这个状态,可是有人听完说这就是起哄,难道不需要普及一下相声吗?”

郭德纲说,自己就是普通的相声艺人,是体制外民间闲散艺人,凭着能力吃饭、养家糊口,着名不着名对自己不是太管用,也不重要。“我没有爱好,不抽烟喝酒跳舞打牌,一年跟外人吃饭超不过10场,我是个特别乏味的人,到说相声、唱戏、说书时候特别高兴。工作跟你兴趣是一回事,这还不够吗?”郭德纲说,“着名不着名那是别人叫的,他叫什么,我也一日三餐该干嘛干嘛。”

“我是一个着名的非着名演员,”郭德纲这样评价自己,“你看,这两个称呼我都有了。非着名是我自己提的,着名是别人说的。我完全照人家说的,好像有人挑眼;我要不这么说我也难受。这俩搁在一块,大伙都能接受。”

在被问到《败家子》的内容很多来源于络段子,时,郭德纲提出了不同看法。他认为络段子是从民间来的,“同一件事你我都能想到,你想到之后顺手发微博说了,我没写出去,你说这东西是你的是我的?谁规定说那个东西就不能别人用?”

郭德纲打比方说,“笑料这个东西,不是说拿出来念。观众就能听,就能卖钱。络上的东西是菜地,白菜萝卜。我是厨师拔一根萝卜出来,切了花、片好了,用我的手艺做成菜,买一万块是我的能耐,你的萝卜就是三毛。并不是说我拿个萝卜卖了三万。回来就得跟你算钱。这是两回事,关键要用的巧。”

谈到赵本山,郭德纲表示“特别不愿意跟赵老师在一个位置上比”。“赵老师在这个舞台上几十年给观众带来的欢乐,功不可没,我不能比。而且艺术种类也不一样,人家是小品,我们是相声。要拿我跟说相声的去比,我倒很愿意,但不能说是语言类的,就一起比。四个主持人也是语言类的呢,这个东西不能比,更不必去比。人家很辉煌,我在这个舞台是个新人,”郭德纲说。

他说,自己以后如果被替代,也是很正常的事,春晚舞台日后会发生什么故事不能知道。“我可能一辈子上一次,也可能上好几十年,这都是没准的事,不是我能左右的,是别人的事。相声舞台上,长江水后浪推前浪很正常。”

410S不锈钢板
篮球馆木地板
娃娃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